第4章 还不够,宝贝……

    “报复仇人的手段有很多,我不允许你抛头露面,与过多人有接触。”
    她真是从未见过这么专制霸道的男人。
    “第一,我上厕所洗澡不需要在你的视线范围内。”
    “第二,成名我需要曝光度,演戏与他人接触必不可少。”
    “第三,我是不会绿你的。”
    苏洛葵眉眼弯弯,似笑非笑:“你说过,要帮我复仇。这是你应履行的义务。而娱乐圈,就是一条捷径。”
    “我们是夫妻,又不是恋人。”苏洛葵眨了眨眼睛,有些好笑,“难不成——”
    “你喜欢我?”
    战枭蘅勾起唇角,“是。”
    扑通——
    心不由得一紧,悸动的那一瞬让她脑海一片空白。
    她有些窒息。
    这个男人在说什么?
    “总之,我要进娱乐圈。”苏洛葵深吸一口气,缓缓镇定下来。
    “义务要共同实行。”他面无表情,语气不容置喙。
    指尖轻敲着桌面,威胁之意不言而喻。
    战枭蘅的义务,是帮她复仇,也就是助她进娱乐圈。
    她的义务,就是——
    “我等不了了,宝贝。”他倏地站起,背影宽厚,一下子就将女人禁锢在身下,吻住蓄谋已久的樱唇,硬生生地把苏洛葵的一字“好”,连同人一起吞并。
    夜,还很深。
    -
    翌日。
    苏洛葵睡了一个下午,就连早上也是腰酸背痛得不肯起来。
    敲定了经纪公司与经纪人,她清醒过后,又再一次重重地倒滩在床上。
    而第三天,她却不得不爬起来去见经纪人,衣服是被罪魁祸首穿上的,人也是他抱到车内的。
    她已经累觉不爱了,反正已经看光了,吃透了,抹净了,逃不开了。
    正好,被伺候伺候也不错。
    曦光倾洒至她清冷淡漠的“人脸”上,直到车子一停她的脸上这才有了些许松动。
    “慢。”男人微微蹙眉,厉声喊道。
    苏洛葵怎么可能会停下,摆了摆把手,才发现锁死得根本打不开。
    她的背脊,倏地一凉。
    “怎么了?哥哥。”回眸一脸无辜地眨了眨眼睛,脆生生甜腻腻地喊道,一副丝毫没有要逃离的模样。
    她现在是战枭蘅的妹妹,所以一旦出了战家,就一定要这么说。
    这是她认为的。
    “在我面前,不需要喊哥哥。”战枭蘅明显是对称呼不悦,眉头越发紧皱,凌冽的气息笼罩住了女孩。
    好近——
    “那可不行,我现在的身份就是你妹妹呀。”她笑得一脸纯真。
    气死你气死你,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好玩不?
    昨晚的翻云覆雨带来的疼痛感,让她恨不得拨了这个男人的皮。
    “呵,原来你喜欢玩这种play。”战枭蘅丝毫不怒,反而轻笑暗哑了起来,单手撑着椅背,将身下的女人禁锢得透不过气。
    苏洛葵的脸微微一黑,咬牙切齿地隐忍着。
    这丫的就是装斯文,衣冠禽兽!
    “唔……”下一秒,唇上一片温热,犹如寒冰覆着但又遇暖融化,唇齿间依依不舍,令她不禁陶醉。
    这个吻,很短暂。
    “这是告别吻。”微眯双眸,他暗哑低沉道。
    “好好好,吻就吻,松开我行不行?”苏洛葵瞪着面前的男人,脸颊上布满了红晕。
    “还不够,宝贝……”他轻笑,俯身重重地撕咬住她的红唇,一点点的撬开贝齿,狠狠侵略搜罗。
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手机版   
猪哥论坛平特高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