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七十八章 谣言四起

    书接上回。
    “逆贼!受死吧!”
    李知正走在回荀府的路上,只听见一声大喝之音传来,
    “大胆!”
    “有刺客!保护主公!”
    “呛啷啷……”
    就见一个昂藏大汉,手中拿着朴刀,向李知极速扑来。
    李知麾下众侍卫见此,皆都纷纷的围在了李知周边,把他团团围住,用身躯为他挡着刺客的脚步。
    杨英此时心中正是不爽的时候,见竟然有人敢来行刺自家主公,勃然大怒,拔出战刀,大喝了一声:“死来!”
    喊完,杨英便冲了上去。
    那刺客见杨英来势汹汹,不敢怠慢,举起手中朴刀便朝杨英大刀一挡。
    “叮当……啪!”
    令人没想到的是,这刺客虽然看起来甚为凶猛,却是个花架子,杨英一刀便把他手中刀挑了出去。
    等刺客的兵刃落地之后,杨英跨前一步,一脚踹在他的腹部,把他踹出了一丈多远。
    杨英见那人还要挣扎着起身,快步走上前去,用大刀架在了他的脖子上,威胁道:“别动,再敢动一下,某家就要了你的小命!”
    刺客闻言,虽然脸上满是不忿之色,不过他却也不敢动了,只是拿杀气腾腾的眼神望着李知。
    李知见这刺客已经被制伏,拨开前面挡着自己的护卫,走上前去,仔细着打量着这个刺客。
    打量了一会儿之后,李知就发现这个刺客虽然身材魁梧,但他的面容却很是稚嫩,好像是小孩子一般。
    李知见此,疑惑的朝那刺客问道:“你是何人?今年多大了?为何要刺杀本候?”
    “呸!”听到李知的一连串问题后,那个刺客朝李知吐了一口唾沫,大声的回道:“老子名叫赵风,今年十一…不!十五岁了。
    你这狗官在大街之上欺辱老弱病残,勒索钱财,并且,老子还听说你杀了几百万人,你这样的人,人人得而诛之,为何老子就杀不得你?!”
    “人人得而诛之啊……”李知闻听此言后,怅然一叹,无力的对着杨英摆了摆手:“算了,伯雄,放了他吧。”
    说完之后,李知有些心灰意冷的转身离去。
    杨英听到李知的吩咐之后就挪开了大刀,对着地上的赵风吐了一口唾沫,愤愤的说道:“呸!要不是我家主公平定了黄巾之乱,现在你等怕是皆都成为了黄巾刀下之鬼,你不知感恩也就罢了,竟然还来刺杀主公,当真是无耻之极!”
    说完之后,杨英便愤愤的提着大刀向李知跑去。
    那躺在地上的赵风闻听此言之后,细细的思索了起来。
    随后,赵风看着李知的背影,喃喃自语道:“这事情老子会去查明白,若是老子当真冤枉了你,老子给你陪命就是……”
    等李知回到荀府之后,刚一进门,就见荀匆匆的向他跑来。
    荀见到李知回来了,一把抓住他的衣袖,急切的问道:“到底出了何事?为何大街之上到处都在流传,行之贤弟欺负弱小?”
    李知见荀如此急躁,揉了揉脸,笑嘻嘻的问道:“文若兄也听说了?看来本候还是挺受关注的嘛…”
    看着李知笑嘻嘻的模样,荀没好气的说道:“这都什么时候了?!行之贤弟竟然还嬉皮笑脸,你难道就不怕自己好不容易才维持的名声毁于一旦?!”
    “名声?”李知闻言,神色莫名,随后自嘲一笑道:“本候哪还有什么名声,在本候屠杀黄巾之时,本候的名声其实早已经烟消云散,只剩下了杀神这个名号。”
    听到李知的自嘲之语,荀哀叹一声,默然不语。
    荀不知该怎么劝说李知,事情确实像他所说那样,在他屠杀数百万黄巾之事传来洛阳之时,在仕林之中,众士子对李知的评价都非常的低,只差没有喊打喊杀了。
    想到这里,荀长叹了一声,随即,他无奈的摇了摇头,没有说话。
    荀虽然不认同李知做法,但他知道李知所作所为都是对的,都是为了大汉。
    像李知这样的一个英雄,实在是不应该受此非议,然而,“木秀于林,风必摧之”这个道理到了何时也至理。
    李知错就错在他太过厉害,他把天下黄巾一手诛除,让别人无功可立,那些沙场之上的老将岂会满意?
    而且李知这么快的剿灭黄巾,天下世家亦对其十分不满。
    因为这些世家正打算利用黄巾之乱多招揽一些奴仆,但是还没等到他们招揽多少,黄巾没了…这些世家岂会不恨李知?
    就算是荀的所在的家族荀氏,也有很多人对李知甚为不满,若他不是荀家的女婿,怕是荀家都会对李知动手。
    李知现在可谓是仇满天下,想必那王允也是知道这些,所以才敢光明正大的对付李知这个骠骑将军。
    王允知道,自己一旦动手,天下世家必然会闻风而动,今日的流言传播得如此之快,其中未尝没有世家的手段在内。
    见到荀这番忧虑模样,李知笑了笑,拍了拍他的肩膀,安慰道:“文若兄不必替在下担心,对于此事,在下早已有了应对之法,过几日就会有结果。”
    “哦?”荀闻言精神一振,赶忙问道:“不知行之贤弟有何计策破解此局?”
    李知摇了摇头,没有回答,这事儿就不能跟荀明说,难道要告诉他,自己跟那张让达成了默契,要共同对付王允?
    如果真说了,那依着荀的脾气,不蹦起来才怪,怕是到时候连朋友都没得做。
    李知没有说话,拍了拍荀的肩膀,沉默的朝大厅之中走去。
    荀何等聪明?见李知不言不语,他心中也有些明白,可能李知会用一些下作手段,所以才不便对自己说。
    荀看着李知的背影,张了张口,好几次想把开口他拦下,但是却没有发出一丝声响。
    随后,荀颓废的叹了口气,垂头丧气的跟着李知向厅里都去。
    等他们来到大厅之后,刚一坐下,就听到外面有人来报:“主人,外面来了两人,自称是曹操和郭嘉,前来找骠骑将军。”
    荀闻言,无精打采的挥了挥手:“有请。”
    说完,荀又用手拖着下巴深思起来。
    过了一会儿之后,曹操和郭嘉面色急躁的小跑了进来。
    曹操进来后,满脸焦急的看着李知,大声问道:“今日贤弟到底做了何事,为何城中会流传如此谣言?”
    李知听到曹操的问话之后,苦笑了一声,便把来龙去脉一一的跟他说了一遍。
    曹操听完之后,勃然大怒:“好一个表里不一的伪君子!这王允当真可恶至极!”
    说完之后,曹操看着李知悠然自得的面孔,猛然一惊,急声问道:“贤弟可是想到了对付那王允的计策?万万不可!!!”
    “额……”李知闻言愣了一下,他被曹操说懵了,有些无语的问道:“虽然在下确实是有了计策,但是在下还什么都没说呢,为什么孟德兄长就阻拦在下?”
    “这还用问?”曹操没好气的白了李知一眼:“以行之贤弟的脾性来说,这次受了这么大的委屈,必定会用狠辣无比的手段对付报复回去。
    但是,贤弟你要明白啊,现在已经不是在战场之上,不能用这些狠辣的计策,不然,这洛阳城中怕是剩不下几个人。”
    说到这里,曹操语重心长的对李知叮嘱道:“贤弟,在洛阳为官,讲究的是一个和光同尘,不能太过爱憎分明,有些事情能过去就过去,千万不要太过认真,不然,贤弟在洛阳城中寸步难行。”
    李知闻言,苦笑着摇了摇头,看来以往自己被逼无奈之时,所用的狠辣计策给曹操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,以至于让他认为自己只会这些杀人的手段。
    想到这里,李知对着曹操温声说道:“孟德兄请放心,在下只会对付王允一人,不会连累其他无辜。”
    “呼!那就好,那就好……”曹操闻言之后长舒了一口气。
    他实在是被李知以往的计策给吓怕了,李知在剿灭黄巾之时,动不动就几万几十万甚至几百万人的屠杀,实在是让人胆战心惊。
    此次李知若在洛阳城中也用了这些狠辣计谋,即便是把王允除掉了,这洛阳城怕是也剩不下几个人。
    洛阳城乃是大汉京都,若是洛阳出了事情,那天下必然会大乱!到时怕是……
    想到这里,曹操打了一个冷颤,心中庆幸道:“幸好行之贤弟还有理智,不然的话,怕是这洛阳城也经不起行之贤弟的折腾。”
    想到这里,曹操又在心中埋怨起了王允:“你说你这老匹夫,在洛阳城中好好的当官就好了,为何还要去招惹行之贤弟?
    难道你就不怕他发起疯来毁了整个洛阳吗?你真当行之贤弟这个“杀神”的名号是说着玩的?无知的老匹夫!”
    就在曹操心中痛骂王允之时,一旁的郭嘉看着李知开口问道:“兄长要用何法来对付王允?”
    李知闻言神秘一笑:“不……”
    李知刚说第一个字的时候,便被翻着白眼儿的郭嘉打断:“又是“不可说”是吧?”
    李知被郭嘉堵得说不出话来,随后笑着指了指郭嘉:“贤弟知我,确实如此……”
    “切!”郭嘉一脸无趣的说道:“真是无趣,兄长又故作神秘!”
    正在此时,曹操看到李知脸上的神秘笑容打了一个冷颤,因为当初在宛城之时李知就这么笑过,然后…就没有然后了,宛城都没了……
    现在又见到了这个笑容,曹操不放心的问道:“行之贤弟的计策当真的不会伤及无辜?”
    李知被曹操问得哭笑不得,连忙摇手道:“孟德兄放心,在下绝不会伤及无辜。”
    曹操闻言却是更加不放心了:“那贤弟之策也不会把洛阳城毁了吧?”
    “我……”李知差点被曹操的话给噎死,无语的说道:“孟德兄把在下想成什么人了?
    在下只是用一些小伎俩对付王允,只是用的手段有些下作,见不得人,所以才不说罢了。”
    “那就好,那就好……”淘曹操闻言彻底的放下了心。
    经过这些时日的相处,曹操也了解李知,知道李知虽然行事狠辣,爱故作神秘,但是他却是个说到做到的诚信之人,必然不会诓骗于自己……
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手机版   
猪哥论坛平特高手